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关注的焦点

呼吸练习治疗COVID-19——深呼吸的好处

斯科特博士安德拉
斯科特博士安德拉
0

COVID-19病毒会对个人的健康和锻炼能力产生重大影响。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指出了COVID-19的11种主要症状:发烧或寒战、咳嗽、呼吸短短或呼吸困难、疲劳、肌肉或身体疼痛、头痛、新的感觉或嗅觉丧失、喉咙痛、充血或流鼻涕、恶心或呕吐和腹泻(美国疾病控制中心,2021年)。症状可能在接触病毒后2至14天出现,一些有长期并发症的人可能持续6个月(Huang等,2021年)。

主要的标志性症状之一是呼吸问题,如咳嗽或呼吸急促(Kakodkar等,2020年)。专家们已经开始研究深呼吸练习对covid -19后个体的这些呼吸问题的积极影响(Wang et al., 2020)。

这个博客讨论了关于疾病如何影响呼吸系统的最新研究,并使用呼吸练习来帮助客户处理这些并发症。中可以找到有关管理COVID的更多信息NASM COVID管理课程

什么是呼吸的力学(呼吸)和呼吸的主要肌肉和力学?

健康成年人的平均呼吸次数是每分钟12-20次。随着吸气,胸腔通过外肋间和隔膜的协调收缩扩张(下降)。胸锁乳突肌,斜角肌和胸小肌也协助吸气。呼气时,胸腔收缩回到静止位置

呼气可以是被动的,可以是安静的呼吸。在主动呼气时,内肋间肌和腹肌的共同收缩帮助胸腔收缩,而吸气肌肉放松。这有助于在肋骨回到休息位置时有力地将空气排出肺外(表2)(Ramirez等人,2014;吴等人,2016年)。

肌肉吸气和呼气图

表1。吸气和呼气的肌肉。

吸气和呼气表

表2。灵感与枯竭的机制。

为什么一些COVID-19患者会出现呼吸并发症?

COVID-19是由SARS-CoV-2(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病毒造成的疾病过程(体征和症状)。SARS-CoV-2是冠状病毒家族的一部分,已知有七种变异会导致人类疾病(Caldaria et al., 2020)。因此,COVID-19是一种呼吸系统疾病,可感染肺部(如支气管树、肺泡)和身体其他系统(如神经系统)并造成不良影响。

专家们仍在研究这种疾病对某些人的长期影响。同时患有高血压、心脏病、中风和糖尿病等疾病的个体可能会出现更严重的并发症(Kakodkar等,2020年)。

重症COVID-19患者可能易患肺炎、急性呼吸窘迫、纤维化和其他并发症(Torres-Castro et al., 2020)。健身专业人士可能在帮助这些客户保持健康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如果有呼吸并发症。

健身专业人员在培训covid -19后的客户时应注意哪种类型的呼吸道症状?

呼吸短促和疲劳是covid -19后患者可能报告的两种常见症状。一些人还可能出现咳嗽和胸痛(Lopez-Leon等人,2021年)。呼吸并发症可对病人的运动能力产生深远的影响。有困难的病人可能缺乏运动能力,无法参加剧烈和/或长期的心肺运动。

如何监测covid -19后患者在运动期间的情况?

健身专业人员可以通过血压、心率、运动感知率(RPE)和血氧饱和度(Zeng et al., 2020)监测患者。建议健身专业人员在训练前测量客户的血压,并在整个锻炼计划中获得他们的主观RPE。

健身专业人员还可以使用脉搏血氧计监测客户的心率和血氧饱和度(平均95-100%)(CDC, 2021年)。这些监控策略可以帮助确保与这些客户进行安全的锻炼。

呼吸运动对这些病人的呼吸并发症有帮助吗?

简短的回答是肯定的!专家发现,深呼吸锻炼对covid -19后并发症患者有积极影响(Gloeckl等人,2021年;Wang et al., 2020)。COVID-19病毒仍然是新病毒;专家们仍在研究其对人体的影响。

健身专业人士的最佳做法应包括在制定运动计划前咨询客户的医疗团队(如医学博士、体能训练等),以确保客户的安全。健身专业人士需要知道,covid -19后患者进行呼吸练习是安全的。

COVID呼吸练习:横隔膜呼吸

向covid -19患者传授的一种常见呼吸技术是横膈呼吸(有时称为腹式呼吸)。膈式呼吸可以降低心率、血压,减轻压力和焦虑。它还可能改善患有肺部疾病的个体的运动能力和呼吸功能(Hamasaki, 2020)。

这个练习包括躺着或坐着,慢慢地用鼻子深吸气,同时用嘴慢慢地呼气,撅起嘴唇。图1提供了一些膈式呼吸指南(Wang et al., 2020)。

横隔膜呼吸
平躺,膝盖弯曲或舒服地坐着。一只手放在胸部上方,另一只手放在胸腔下方的腹部。用鼻子慢慢吸气(大约2-3秒),这样你的胃就会向外靠近你的手(深呼吸)。撅起嘴唇,用嘴慢慢呼气(就像吹蜡烛或用吸管喝水一样)。根据需要重复。 女人坐在呼气

女人躺呼气

有哪些常见的正念练习是客户可以做的,包括呼吸练习?

针对covid -19后患者的一些正念锻炼选择可能包括瑜伽(如维尼瑜伽)、调息(瑜伽相关的呼吸练习)和太极。(王等人,2020)。所有这些练习技巧都涉及到不同类型的呼吸练习。如果客户对这种类型的锻炼不感兴趣,他们可以唱一首歌,也需要协调呼吸。

本博客提供了关于covid -19后患者呼吸练习的简短讨论和最新研究。对这些病人进行深呼吸的疗效的研究仍在进行中。深呼吸练习适用于各种各样的情况。健身专业人士被鼓励进一步研究呼吸练习,并考虑他们的客户锻炼计划。

引用:

  1. Caldaria, A., Conforti, C., Di Meo, N., Dianzani, C., Jafferany, M., Lotti, T., Zalaudek, I., & Giuffrida, R.(2020)。COVID-19和SARS:异同。皮肤科,33(4),e13395-e13395。https://doi.org/10.1111/dth.13395
  2. 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21).COVID-19:症状。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symptoms-testing/symptoms.html
  3. Gloeckl, R., Leitl, D., Jarosch, I., Schneeberger, T., Nell, C., Stenzel, N., Vogelmeier, C. F., Kenn, K., & Koczulla, A. R.(2021)。COVID-19肺康复的好处:一项前瞻性观察队列研究。中国科学:地球科学,37(2),421 - 427。https://doi.org/10.1183/23120541.00108-2021
  4. Hamasaki, h(2020)。横膈膜呼吸对健康的影响:叙述综述。医药(巴塞尔),7(10),65。https://doi.org/10.3390/medicines7100065
  5. 黄黄、C。L。,,Y。,,X。,任,L,顾,X。,Kang L,郭,L,刘,M,周,X。,罗,J。,黄,Z,涂,年代,赵,Y。,陈,L。,,,,Y。,C,彭,L。,,Y。,谢,W,崔,D,商,L,风扇,G。,,,,G。,,Y。,钟,J。,C。,,,,,和曹,b .(2021年1月16)。COVID-19在出院患者中的6个月后果:一项队列研究《柳叶刀》397(10270),220 - 232。https://doi.org/10.1016/s0140 - 6736 (20) 32656 - 8
  6. Kakodkar, P., Kaka, N., & Baig, M. N.(2020年4月6日).关于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临床表现和管理的综合文献综述。e7560 Cureus 12(4)。https://doi.org/10.7759/cureus.7560
  7. Lopez-Leon, S. Wegman-Ostrosky, T. Perelman, C. perpulveda, R. Rebolledo, P. A., Cuapio, A., & Villapol, S.(2021年1月30日)。COVID-19的50多种长期影响:一项系统综述和荟萃分析。medRxiv。https://doi.org/10.1101/2021.01.27.21250617
  8. 拉米雷斯,人类。, Anderson, T. M., & Garcia, A. J., 3。(2014).呼吸的来龙去脉Elife 3 e03375-e03375。https://doi.org/10.7554/eLife.03375
  9. 托雷斯-卡斯特罗,R., Vasconcello-Castillo, L., Alsina-Restoy, X., Solis-Navarro, L., Burgos, F., Puppo, H., & Vilaró, J.(2020年11月25日)。COVID-19感染后患者的呼吸功能:系统综述和荟萃分析肺学。https://doi.org/10.1016/j.pulmoe.2020.10.013
  10. 王天杰,周斌,吕敏,林国德。Lin, N., & Humbert, S.(2020)。2019冠状病毒病的物理医学与康复和肺康复。美国医学康复杂志,99(9),769-774。https://doi.org/10.1097/PHM.0000000000001505
  11. 哇,告诫。、金、郭宏源。& Lim, j - y。(2016).以吸气或呼气为主的呼吸方式对肺功能和胸部扩张的影响。中国科学(d辑:地球科学),28(3),927-931。https://doi.org/10.1589/jpts.28.927
  12. 曾,B。,陈,D,邱,Z,张,王,G。,康复组中国医学会老年医学分支,D . o。M . o。M r i o。C . h·a·r . i M . D . o。C·r·M·a·D。,J。,,P,吴,X。,,B。,巴姨,D,陈,Z,邓,J。,郭,问,他,C。,,X。,黄,黄问,黄,X。,,Z,李,X。,梁,Z。G。刘,刘、P。妈,C。,妈,H, Mi, Z,锅,C, Shi, X。,太阳,H, Xi, J。,,X。,,T,徐,W,杨,杨,年代,杨W。,你们,X。,云,X。,,,,,,P,张问,赵,M。&赵J .(2020)。使用世卫组织国际家庭分类框架和方法,就COVID-19患者康复方案达成专家共识。老年医学杂志,3(2),82-94。https://doi.org/10.1002/agm2.12120

作者

斯科特博士安德拉

斯科特博士安德拉

Scott Cheatham博士拥有物理疗法博士和DPT,是加州卡森市CSU Dominguez Hills的运动机能学教授。他是运动物理治疗实践的运动医学联盟公司的所有者。他还撰写了120篇论文,涉及广泛的主题,包括:健康、健身、骨科和运动医学。此外,Scott Cheatham博士是NASM CPT, CES, PES和CNC的成员。